年月

當前位置: 首頁>網民互動>直播訪談>在線訪談

扎根上川島氣象站 就是我的活法
——專訪“最美奮斗者”楊萬基

來源:中國氣象報社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26日08:39
分享到:

  時代在變,感動不變,人們對美好的渴望不變。扎根海島氣象站38載,陪伴他的是蟲鳴、是烈日、是臺風……身在孤島,為的是牢牢筑起防災減災“第一道防線”。近日,中國氣象報記者專訪了楊萬基,聽他講述在廣東上川島氣象站堅守38年的故事。

  嘉賓:“最美奮斗者”楊萬基

  采訪人:中國氣象報記者 文科 王若嘉 劉佳 楊群娜

  記者:您是怎么走上氣象測報員這條路?

  楊萬基:1981年夏天,我高中畢業,看到氣象局在招測報員,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報了名,沒曾想就被選上了。后來我就和同事一起登上了上川島氣象站。

  當時剛畢業,我對氣象工作一無所知。師傅就帶著我,從零開始,學習溫度、濕度、氣壓、降水等氣象觀測知識。

  學得越深,我越能感受到氣象測報的樂趣。在師傅的帶領和自己的努力下,很快我就正式成為了上川島氣象站的一名地面氣象測報員。那一年,我剛好18歲。

楊萬基接受記者采訪。王若嘉 攝

  記者:在您的守島生涯中,曾遇到困難或危險嗎?

  楊萬基:遇到的困難太多了。早幾年,上川島還沒進行旅游開發時,那就是“蛇多馬路少,臺風時常擾;飛鳥不做窩,人們不上島”。島上雜草多,蛇蟲多,好多次我打開觀測場的百葉箱,準備進行氣象要素觀測時,都會突然竄出一條蛇來。

  島上天氣比較惡劣,平均50多天刮8級以上的大風,暴雨、雷電也是多發天氣。夏天,太陽曬得人能脫層皮;冬天,海風吹得人難以忍受。我還記得2008年超強臺風“黑格比”襲擊上川島,當時陣風達到16級,是上川島有氣象記錄以來的最強臺風。為了拿到第一手的觀測數據,我和同事找來像手一樣粗的麻繩,一頭把我和同事牢牢地捆在一起,另一頭就綁在值班室的鐵門上,彎著腰、頂著風,一步一步向前移,從值班室到觀測場的路只有20米,我和同事卻艱難地爬了10多分鐘。

  記者:選擇氣象觀測這條路,有想過這一干就是38年嗎?

  楊萬基:很難想象這一干就干了38年,時間過得可真快!當初我是年輕的小伙兒,現在頭發都鬧著要“退休”了。看到曾經的同事下海經商賺了錢,我也曾心動過,但當我看到貼在臺面的排班表,我的班排得密密麻麻。我要是走了,明天連值班的人都沒有了。經過反復思考,最終還是選擇留在海島,繼續從事我熱愛的氣象工作。

  人各有志。扎根上川島氣象站,做一名合格的氣象人、合格的黨員,教會我兒子什么是責任,什么是堅守,就是我的活法。

 

 

視頻訪談。

  記者:您認為這份工作的最大意義在哪里?

  楊萬基:在海島氣象站做氣象測報工作,我覺得守護的不僅僅是這一份工作、一方海島,更是氣象背后的千千萬萬個家庭。一個人要活得有意義,生存得有價值,就不能光為自己而活,要用自己的力量為他人、為國家、為社會作出貢獻。這也是我孩子出生以后我一直教導他的,也許,別人能給他們的孩子留下家財萬貫,那我就留給孩子一筆精神財富吧。

  記者:38年中有沒有比較遺憾的事?

  楊萬基:最遺憾的還是對家人的歉疚吧。從18歲正式登島工作,到如今的年近花甲。這38年來,我離島過春節的次數,兩只手都數得過來。兒子出生、開口叫第一聲爸爸、學走路、上學后的家長會、高考,我幾乎全部缺席。

  雖然很遺憾、很內疚,但我也無悔自己的選擇,我心里清楚我屬于這片熱土,也屬于這份事業。能夠把青春揮灑在自己熱愛的氣象事業上,我感到欣慰、感到自豪。因為,一輩子做好一件事,就夠了。

  記者:您對剛踏入氣象測報這一領域的年輕人有什么寄語?

  楊萬基:習總書記說過,我們走得再遠都不能忘記來時的路。我能踐行“準確、及時、創新、奉獻”的氣象人精神,我相信年輕一代也能。雖然我已不再年輕,但我的初心還在。生命不息、奮斗不止,年輕人,希望你們能在平凡的工作崗位上干出成績,助力氣象強國建設。

  (責任編輯:段昊書)

分享到:

  精彩熱圖

安徽快三的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