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

當前位置: 首頁>政務信息>黨風廉政>黨員風采

徐青文:用三十年寫就入黨申請書

來源:中國氣象報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17日15:47
分享到:

中國氣象報通訊員 陳旻昊 張春雨

  山東省無棣縣氣象局黨支部書記劉樹棣對著手中的入黨申請書發愣,這些年發展黨員怎么就把徐姐忘了?

  徐姐叫徐青文,今年51歲,在地面觀測崗位上兢兢業業工作35年,帶出過一批又一批觀測員,全單位都管她叫“徐姐”。去年局里組織征文活動,要求挖掘身邊平凡卻偉大的基層工作者故事。獲獎征文張貼出來,4篇倒有3篇寫她,故事還不重樣。幾位作者都笑:“下意識就想到了徐姐。”

  地面觀測全年無休,縣氣象局人手緊張,節假日值班向來是個難題,而局里卻沒為此犯過愁。仔細數數,10年除夕夜,徐姐值了一大半。

  “我家離單位近,值班方便,年輕同志平時把時間都奉獻給了工作,逢年過節多陪陪家人吧。”一開始,徐姐這么說。

  后來年輕同志過意不去,強烈要求值春節班。

  徐姐換了說辭:“過年一大家子人鬧騰得心煩,正好來單位躲清凈。”

  平日里她從不拿資歷說事,這時候卻笑著“倚老賣老”:“等你們成了家,上有老下有小,想借著值班躲清凈了,那時候春節班才輪得到你們。”

  年輕同志拗不過她,懷著感激踏上了回家的火車,班還是徐姐值。

  在一個寒風凜冽的冬天,觀測業務軟件卻顯示是靜風,徐姐立即說:“肯定是風桿凍住了。”她已年過半百,背著工具箱爬十幾米高的風桿時卻利落得像20歲出頭,沒用20分鐘就排除了故障。

  跟班的年輕姑娘很佩服:“姐,那么高,你不怕嗎?”

  徐姐擦一擦額頭上的汗珠:“這種時候顧不上害怕,只想著趕快讓數據恢復正常,別影響正點數據上傳。”

  大部分時間,徐姐都很溫和,但遇到工作上的問題時,她又很較真。大家開玩笑地總結,徐姐帶班有兩個高頻詞——“一定要”和“一定不要”。 “換日照紙時一定要檢查一下進光孔透不透光。” “降水時段之外一定不要出現雨量。” “一定要注意區分霧和降水造成的視程障礙。”

  這些細小又瑣碎的注意事項聽起來不難,但要數年如一日滴水不漏卻不容易,徐姐偏能做得到。省氣象局表彰的“連續百班無錯情”,她拿過32個。

  想到這里,劉樹棣又覺得不奇怪了。局里組織主題黨日活動,徐姐每次都參加,黨員志愿服務也一次不落;每逢需要加密觀測時,她搶著值班。在大家心目中,徐姐凡事沖鋒在前,誰能記起她原來并不是黨員?

  在談心中,劉樹棣了解到了這份申請書背后的心路歷程。原來,徐姐讀大學的兒子前兩天打來電話,談到自己很受身邊的優秀黨員和師兄師姐們莊嚴肅穆的入黨儀式感動,決定申請入黨。徐姐很欣慰,給兒子講了許多老黨員的故事,囑咐他不斷進步。

  掛斷電話后,徐姐陷入了沉思。年輕時她在地處荒灘、幾乎與世隔絕的灣灣溝氣象站工作,又一心撲在業務和學習上,入黨的事便被暫時撂下了。后來,她覺得只要時時處處以共產黨員的準則要求自己,又何必在意形式?

  她來到黨員活動室,懷著特殊的心情翻看起歷史影像資料。照片上的同志她大都認識,不少人已退休多年,但那些舉起右拳莊嚴宣誓對黨忠誠的瞬間卻被永遠留存了下來。翻著翻著,她的眼眶濕潤了,雖說組織入黨一生一次,思想入黨才是一生一世,但自己始終沒經歷過成為共產黨員的儀式,是不是缺少了一份神圣?

  為了給自己補上這份“儀式感”,她交出了遲到30年的入黨申請書,成為無棣縣氣象局黨支部最“高齡”的積極分子。“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擁護黨的綱領,遵守黨的章程……”申請書上的字跡如徐姐其人一般溫和,但每筆每畫都含著如磐的初心。

 

(責任編輯:欒菲)

  

分享到:

  精彩熱圖

安徽快三的和值走势图